荷兰法学院 PhD 培养速写

荷兰法学院 PhD 培养速写


 

荷兰蒂尔堡大学法学院 翟晗 荷兰鹿特丹大学法学院 冯洋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 /12 /2 /005

 

      近年来,随着中国与荷兰经济文化交流的加深,同时得益于国内高校自身实力的提高和研究生培养机制的完善,越来越多的中国学子得以负笈郁金香国度各大法学院攻读博士学位。本文以作者学习生活经验为基础写就,并采访了在荷以及其他欧美国家法学院的中国博士生,奉上对荷兰法学博士培养近距离的观察和思考。

学校雇员:荷兰法学 PhD 培养

荷兰的博士生在行政上属于学校雇员,和学校签有劳动合同,作为独立全薪的研究者进行科研。该特点是整个荷兰博士生培养制度的核心和关键,其决定了荷兰法学院博士训练的特点,亦为在荷的中国法学博士生们提供了很多教益。

荷兰法学院的博士培养分为 Internal External 两种,区别类似于国内的“脱产”和“在职”。后者不需在校出勤,仅须和导师定期会面。攻读占主流的 Internal 博士生,以三至四年为限。三年项目一般以发表论文方式毕业;四年制则是古典的“师徒制”培养,在导师组的指导下,博士论文需在四年内完成,后按惯例出版。

      荷兰本国国民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的经济来源一般是政府直接发给的工资,且在读期间逐年递增。与此同时,所在院系也会配备好办公室等硬件以供平日科研之需。法学院还会给所有博士候选人配备一笔独立科研经费。如鹿特丹法学院设有trustfund”,给博士生们出国参与学术活动提供经费支持。蒂尔堡法学院则为每个博士生提供个人经费,博士期间个人所有在科研方面的开销都可以选择从中支付。

起步训练对于整个博士期间研究的开展至关重要。鹿特丹大学法学院在第一年设有“研究方法实验”课程,由国际公法的 ElenHey 和法理学的 SanneTakema 两位知名教授联合授课,引领博士候选人们掌握重要的研究方法论;莱顿大学法学院则安排作为人文通识基础的“科技哲学”和“写作诊所”供选修。蒂尔堡大学法学院每年都举行当年入学博士生的训练营,一周的封闭训练涵盖时间管理、职业规划等“软技能”,其间还有专门的论坛给博士生们陈述各自的研究计划,接受方法论部门教授的点评和听众的提问。目前荷兰法学院的博士培养机制中并没有第一年统一的资格考试。近年来由于要控制博士论文延期的情况,也有学校在第一年结束时对博士生的研究计划和研究进度进行相关评审。

教学相长:“同事”以及导师组

荷兰法学院多实行双导师制。导师组成员在申请 PhD 时可由申请人自行指定。大导师须为教授,负责宏观指导,对于争议问题也有权给出决定性的建议。二导师又称为“日常导师”,实践中博士生只要有问题都可以去找二导。博士生科研上的独立身份使得其在科研交往中被认为是导师的同事,这一点让不少中国博士生刚开始觉得不习惯。在和导师组的互动中,此身份尤其需要博士生自己积极主动去和导师组进行业务交流。此外,论民族特点,在欧洲荷兰人以言辞直接著称,不会吝啬正面评价,更不惮于直言揭短。然而大多的中国博士生都体会到,自己的导师组不会强势地要求,但会给出恰如其分的意见和建议。

无论科研内外,中国学生和导师组之间的人情味也并没有缺场。有的导师认为中国学生过于勤奋,主动建议休假;有的导师因自己常年加班模式也会要求自己的学生勤于科研;也有的导师因为其在儒家文化圈的生活经验,更能理解中国博士生。虽然在西方文化中,“保持职业距离”是公务上基本的相处之道,但对于中国留学生来说,无论是科研中还是生活上遇到了困难,只要 向导师们开口,都会得到亲切的回复和支持。双方科研内外的交往,其实也是不同文化之间交流的微景观。

深根新叶:在荷中国法研究

荷兰的中国研究传统可以追溯到 19 世纪,以 1876 年莱顿大学设立第一个汉学教授职位为始。时至今日,莱顿大学的中文图书馆依然保有欧洲最大的中文图书馆藏。就法学研究而言,之前阿姆斯特丹大学和鹿特丹大学设有中国法研究中心。自 2013 年前者的中心主任跳槽美国之后,荷兰境内成规模的中国法研究便由鹿特丹法学院一枝独秀。

      鹿特丹大学中国法研究中心成立于 2010 年,中心主任是任荷兰中国法协会主席的李玉文教授。该中心汇集了从事中国法研究的博士十余人,研究范围遍及各主要部门法,同时保持着与中国多所知名法学院的合作。在读博士生每三个月须在研讨会上汇报近期写作成果,由参会者进行评论。作为该中心内部重要的交流机制,定期研讨深度和针对性兼备,对于报告人论文的写作和研究的开展大有裨益。

在荷兰的其他高校,大部分导师组对中国当下的法律体系乃至整个改革时代的背景之理解几乎全部来自中国博士们的科研。指导过程中,作为论文第一读者的导师组会不断就中国问题提出很多追问——这是非常好的砥砺和鞭策,但有时也难免会导致和作者的争执。当然,通过如是过程作者可以判断西方业内读者的兴趣点,合理安排论文结构,面对英语学界寻求合适的对话。

甘苦自得:中国法科留学生科研体悟

      和受访的其他同仁一样,在荷兰的中国法学博士普遍认为他们在科研活动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英文学术写作。经过努力,即使客观上同学们的写作能力已经足以应付博士论文写作的要求,大家还是表达了对更高标准的追求。有一些同仁也认为如何在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确定研究课题是博士阶段的首要挑战。此外,如何尽快适应当地环境、保持身心健康、致力于科研是每一个留学生都要面对的问题。

      总的来说,在荷的中国法学博士认为自己的科研能力有长足提高,如英文写作、文献处理、英文演讲等。受访的博士生们普遍反映自己的眼界扩大了,能将自己的课题置身于一个更大的图景之中,以求在科研中带着中国经验与更大的学术共同体进行对话。

就未来去向而言,大部分在荷的中国博士都流露了毕业后回国工作的意向。虽然荷兰的法学院没有硬性的发表要求,但考虑到国内已经非常激烈的就业竞争,部分受访的同学还是表达了来自额外发表的压力。同时,在荷的中国法学博士也持有一个共识,即使面对压力也还需谨慎对待发表。

虽然在先有中国研究传统,但荷兰中国法研究依然需要时间以求发展壮大。在荷的中国博士在学术上自我要求和期望较高,以完成一本符合英语学界学术标准的博士论文为基本目标。近年来,随着在荷攻读法学博士的中国学子数量的大幅增加,他们的科研流露出对当代中国的现实关怀,拓展了欧陆法学的多元界域,其影响在未来将会逐渐显现。

 

(荷兰乌特勒支法学院戴莉萍博士,德国慕尼黑大学严益州、吴勇,美国杜兰大学费娜(SJD候选人),英国爱丁堡大学钟驰名等法学博士候选人对本文亦有贡献,在此一并致谢)